打开菜单

菜单

研究人员提出一种方法来研究边缘性人格障碍的潜在原因

研究人员提出一种方法来研究边缘性人格障碍的潜在原因

发布:2019年9月5日
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研究边缘性人格障碍衰弱症状的方法

故事突出了

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创建动物模型的方法,该模型可以忠实地复制边缘性人格障碍(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的主要症状。边缘性人格障碍是一种严重的精神疾病,影响着数百万美国成年人,其潜在原因尚不清楚。

作为一种更常见的精神疾病,也是最难精确定义的疾病之一,由于各种原因,它也是最难成功治疗的疾病之一。几项研究估计有1%到3%的美国成年人患有这种疾病边缘性人格障碍至少有200万成年人,可能是这个数字的几倍。

BPD可以对一个人的功能能力产生深远的影响,因为其症状虽然多样且并非同时出现,但涵盖范围很广:情绪不稳定、冲动、难以控制的愤怒、害怕被抛弃,以及难以保持自我意识。这对人际关系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容易使人际关系变得不稳定,并使其不断变化。也有巨大的内在痛苦,往往与同时发生抑郁症恐慌症,焦虑,或创伤后应激障碍。BPD患者的自杀风险远高于普通人群。

BPD的治疗通常很困难。抗抑郁药、抗焦虑药和稳定情绪的药物已经帮助了一些患者。谈话治疗也有多种形式,包括辩证行为治疗(DBT)、转移导向心理治疗(TFP)和心理化治疗(MBT)。

现在,由2015年BBRF青年研究员领导的一个团队Ekaterina Likhtik博士。美国纽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亨特学院(Hunter College)和研究生中心神经科学合作中心(Neuroscience Collaborative at the Graduate Center)已经着手设计一个BPD动物模型,以便为探索人脑中的神经基础提供科学依据。该团队希望为设计未来的bpd治疗方案提供信息。

在《精神药理学利希提克博士及其同事最近描述了BPD症状的集合,并考虑了各种现有的动物精神疾病模型与这些症状之间的关系。他们得出的结论是,BPD的一些主要症状确实在其他疾病的啮齿动物模型中得到了复制——如“冲动控制能力差”、“关系不稳定”和“情感不稳定”等症状。

为了在人类身上复制BPD的发展过程,该团队提出了一种“双重打击模型”,在这种模型中,啮齿类动物将在其发展的不同阶段暴露于不同的环境和社会挑战中。第一个是早年的生活压力。生活早期的压力或创伤被认为是一些BPD患者的潜在触发因素之一,对身体的“下丘脑轴”有潜在的有害影响。“下丘脑轴”是调节对压力和逆境的反应的三个器官(下丘脑、垂体和肾上腺)。早年生活的压力也会改变大脑额叶皮层和大脑深处情感中心之间的交流。研究人员已经将这些区域的异常与处理疼痛、衡量事件的情绪显著性、消除恐惧以及处理愤怒或拒绝等强烈情绪方面的问题联系起来。所有这些都与BPD相关。

利希提克博士及其同事提出的BPD小鼠模型引入了第一次“打击”,第二次“打击”以成年期轻度压力的形式出现。这种压力虽然形式更强烈,但也是其他精神疾病小鼠模型的主要特征,包括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和焦虑的啮齿动物模型。

注意到人际功能上的困难是BPD的“一个主要症状”,研究小组建议,对维持了两次“击打”的类似BPD的啮齿动物进行成对和分组的社会互动测试,在这些测试中,可以研究它们的“击打”前和后的行为。

研究人员提出了一种研究边缘性人格障碍衰弱症状的方法2019年9月5日,星期四

作为一种更常见的精神疾病,也是最难精确定义的疾病之一,由于各种原因,它也是最难成功治疗的疾病之一。几项研究估计有1%到3%的美国成年人患有这种疾病边缘性人格障碍至少有200万成年人,可能是这个数字的几倍。

BPD可以对一个人的功能能力产生深远的影响,因为其症状虽然多样且并非同时出现,但涵盖范围很广:情绪不稳定、冲动、难以控制的愤怒、害怕被抛弃,以及难以保持自我意识。这对人际关系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容易使人际关系变得不稳定,并使其不断变化。也有巨大的内在痛苦,往往与同时发生抑郁症恐慌症,焦虑,或创伤后应激障碍。BPD患者的自杀风险远高于普通人群。

BPD的治疗通常很困难。抗抑郁药、抗焦虑药和稳定情绪的药物已经帮助了一些患者。谈话治疗也有多种形式,包括辩证行为治疗(DBT)、转移导向心理治疗(TFP)和心理化治疗(MBT)。

现在,由2015年BBRF青年研究员领导的一个团队Ekaterina Likhtik博士。美国纽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亨特学院(Hunter College)和研究生中心神经科学合作中心(Neuroscience Collaborative at the Graduate Center)已经着手设计一个BPD动物模型,以便为探索人脑中的神经基础提供科学依据。该团队希望为设计未来的bpd治疗方案提供信息。

在《精神药理学利希提克博士及其同事最近描述了BPD症状的集合,并考虑了各种现有的动物精神疾病模型与这些症状之间的关系。他们得出的结论是,BPD的一些主要症状确实在其他疾病的啮齿动物模型中得到了复制——如“冲动控制能力差”、“关系不稳定”和“情感不稳定”等症状。

为了在人类身上复制BPD的发展过程,该团队提出了一种“双重打击模型”,在这种模型中,啮齿类动物将在其发展的不同阶段暴露于不同的环境和社会挑战中。第一个是早年的生活压力。生活早期的压力或创伤被认为是一些BPD患者的潜在触发因素之一,对身体的“下丘脑轴”有潜在的有害影响。“下丘脑轴”是调节对压力和逆境的反应的三个器官(下丘脑、垂体和肾上腺)。早年生活的压力也会改变大脑额叶皮层和大脑深处情感中心之间的交流。研究人员已经将这些区域的异常与处理疼痛、衡量事件的情绪显著性、消除恐惧以及处理愤怒或拒绝等强烈情绪方面的问题联系起来。所有这些都与BPD相关。

利希提克博士及其同事提出的BPD小鼠模型引入了第一次“打击”,第二次“打击”以成年期轻度压力的形式出现。这种压力虽然形式更强烈,但也是其他精神疾病小鼠模型的主要特征,包括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和焦虑的啮齿动物模型。

注意到人际功能上的困难是BPD的“一个主要症状”,研究小组建议,对维持了两次“击打”的类似BPD的啮齿动物进行成对和分组的社会互动测试,在这些测试中,可以研究它们的“击打”前和后的行为。